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五十三母上大人逼婚狠

  看正版言情小說,來陌上香坊小說網(www.cbelsj.icu)

  說來薛氏太妃雖然是武將世家,但在陳青眼里,他家母妃想來是溫柔賢惠女子,可是故事若是從薛太妃特地去見過病懨懨的薛玲瓏開始講,人家姑娘到現在還病歪歪,看見他這表姑母還只顧掉眼淚,那委屈,那心碎,那嬌柔,鬧得薛太妃瞬間母性爆發,拉著侄女兒的手,給自家兒子一頓臭罵。

  臨了見了自家堂兄與堂叔,信誓旦旦保證要給自家閨女一個說法,卻見薛家話里話外都有了退婚的意思,卻說薛太妃是個心思過人的,忙揣度了問薛二太爺“玲瓏一直沒說到底是怎么了,我看在王府玲瓏分明是喜歡我家秀兒的,莫不是為著那些閑話吃醋傷心起來,若是真為這個,二叔你放心,孩子不懂事自有我這做娘的教導,孩子們的婚事,咱親上加親,我自不會虧待了自家閨女。”

  另一頭,薛玲瓏奶娘正在樹下偷聽,回房薛玲瓏忙問“表姑母可答應退婚?”

  “額……”

  “乳娘你快說,別想著瞞騙我。”

  “我看小姐你還是死心吧,先不說你與那恩公只有匆匆一面,大海撈針,莫滴白白耽誤年華。”

  “再者我看王妃還是疼小姐的,親自來了不說,還送了那么多好東西。”

  “最巧是太王妃還以為小姐你是為了淮陽王爺和那男人的事兒才病的,口口聲聲要給你做主呢,太爺和老爺現又開始忙著給你備嫁妝呢……算起來重陽也沒幾天了,正是熱鬧時節,咱們這樣人家,總要顧忌體面排場的,所以還有得忙呢……”

  “啊……小姐,小姐你醒醒啊,小姐!!”

  薛玲瓏心內一著急腦袋一歪,再次暈過去,閉眼之前,眼里生了一失足成千古恨的絕望,她想說,如果能重來,便是有鬼拉著,她也再不向陳青獻媚示好,絕不!!

  可是奈何世上沒有如果,有的只是山雨欲來的惡寒。

  彼時,今天衙門清閑,陳青坐在后堂,忽然一陣寒風,大大噴嚏,然后鳴冤鼓大作,小衙役跑來說“大……大人……”

  “何人鳴冤,你慌什么?!!”

  “是……是王妃……不不,是您家王妃。”

  “胡說王爺尚未完婚哪來的王妃?”韓晨同韓小義尸房出來,韓小義笑著打趣。

  “不……不是,是王爺您母親來了!”

  “母妃來了為何敲鳴冤鼓?”

  “回大人,王爺……不止擊鼓,太妃娘娘還正品大妝,帶了府兵進來,現已經在堂前,說……說是要告狀。”

  時陳青忙便裝跑出了,忙拱手問“母妃您這是?”

  “少廢話,換了官府,招來主簿衙役,我要告狀!”

  “這是何人惹了母妃生氣,只管告訴兒子,兒替你收拾了便罷。”

  “這個人你收拾不了,本宮來你這兒上告,你好移交大理寺,實在不行,讓陛下準我三司會審才好。”

  “母妃這……”

  “快去換官府來!”

  “慢!”

  “母妃不告了?”

  “不,我是要告訴你,把韓主簿也叫上來,聽說韓主簿耳聰目明,過耳不忘,本宮要他一字不落,記錄本宮所言。”

  “阿娘……您這是要干嘛?”

  “立刻去換官府,升堂!!”

  升堂,陳青上座,韓晨在側,府兵退外間關門,韓晨自知,這是審問宗族才有的慣例,閉府審問,多以皇家內務特權。

  薛太妃拱手對陳青道“陳薛氏修儀,十五為淮陽王妻,十六生長子,十八生次子,足二十三歲才得第三子,先皇承恩六十四年,夫君,長子,次子,皆死于宣板大戰,于今已經十八載,我夫君一生精忠報國,我長子,次子,從來忠勇孝悌,如今我卻唯我一門寡居,獨有幼子長成。”

  “阿娘您……”

  “你閉嘴!聽我說完!!”

  “薛修儀愧對我夫陳楠,愧對先皇,愧對婆母先孝賢淑皇貴妃,生子不孝,不尊母命,不聽君上,不聞媒妁,胡作非為,勢要斷了淮陽王府一脈忠烈傳承視為不孝,不聽圣旨完婚視為不忠,不顧老母心愿視為不仁,枉顧未婚妻名節不婚視為不義,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兒子,陳薛氏上告府衙,逆子罪犯滔天,愿與其斷絕母子親情,逐出家譜,永不相見!!”

  “母妃您……您這是要逼死兒子?”

  “哼,我何曾有福氣養出你這等沒人倫的兒子。”

  “本宮說的話,韓主簿可聽明白,記清楚了?”

  韓晨望一眼紙上空白,握住筆的指節都發白,薛太妃卻不依不饒,又問“如本宮所述,此等案情,按照陳法,敢問韓主簿,該如何判定?”

  韓晨起身,拱手堂前拜,對堂上人道“抗旨不尊,死罪,不孝父母,忤逆,依照情節輕重,不赦者,重打四十,流放三千里,無辜悔婚者,需重打四十,或商定退婚,或仍娶原妻。”

  “好,既然韓主簿說得如此明白,那大人你裁奪吧。”

  “阿滿你……”

  “還請大人遵旨完婚。”

  “韓昭皙!”

  “律法在上,主簿昭皙跪請大人尊圣意,敬母命完人倫大禮,為王府開枝散葉。”

  “韓晨,你給我站起來!”

  “還請大人答應。”

  “還算韓主簿是個明白人,陳青我告訴你,從明天開始,你給我回府籌備大婚,玲瓏和周氏都要進門,你若不從,明天我要是再來,便只能是到御前,與你斷了這母子二十六年的情分,你心里既然沒有淮陽王府,那我也再不必有你這兒子。”

  “母妃……為何連昭皙你也要這樣啊?”

  “要不……四哥就只當為我積福……韓晨不愿意成為淮陽王府千秋忠烈的千古罪人,不愿意見王妃再這般興師動眾,字字血淚,算我求你好不好?”

  “我……”

  “好,好,我……我娶,一個也罷,一雙也好,我都娶!”

  “我從未想過,你也能逼我到如斯……韓昭皙果然是韓昭皙!”

  “退堂!”

  陳青拂袖奔出府衙,韓晨無聲栽倒,直到韓小義飛跑上來接住歪倒的韓晨,薛太妃見那已經發白得沒什么血色的臉,對上韓小義殺人一般紅了的雙眼,不由驚得身子也晃了一晃,竟有些后怕。

  下載“陌上”手機客戶端,新用戶免費看3天,簽到獎勵陌上幣,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鍵 返回上一頁,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
閱讀設置
龙虎刷水不亏本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