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十章 喜歡

  看正版言情小說,來陌上香坊小說網(www.cbelsj.icu)

  年少的喜歡總是異常地沖動,長大后的我們總想找回當初的那份勇敢,可無論怎么努力都找不回來了,因為那是獨屬于青春最美的魅力。

  “既然我們都是朋友了,你也說可以互相說心里話了,那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她試探著問。

  “你問吧。”

  “那個叫什么珍珍的,是你的女朋友吧?你很喜歡她?”

  “也不算了,之前認識了,她一直纏著我和我交流,時間久了,大家都以為我們是男女朋友關系,其實我們并不是,本來想著解釋一下的,但珍珍讓我別說了,會很麻煩,所以我也懶得去解釋了。”

  “那,你喜歡她嗎?”

  “我不知道那算不算喜歡,反正跟她在一起的時候感覺不太舒服,一直覺得內心很壓抑,而且我猜不透她在想什么,她的眼睛里裝著太多東西了。不像你,很簡單,我很喜歡我們之間的相處模式,偶爾互懟一下也挺好。”

  “你不是喜歡跟漂亮女生相處嗎?”

  “你算啊!”看似不經意的一句話,卻足以讓她開心好久。

  那一刻,看著眼前坐著的這個人,她明白,她的初戀,開始了。

  之后他們之間的相處,一直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在學校見到時會自然地打招呼,在公交車站時會等著對方一起坐車回去,在周末的時候還會約著一起晨跑,一起吃早餐。這樣的時光青澀而美好,但終究需要有人去捅開那層紙。

  那天,陳佳言在家里看著電視,媽媽跑過來讓她幫忙,說客戶贊助的一對耳環剛才掉了一只,是在離家很近的那個公園里的草坪上掉的,讓她去找一下。

  她答應了媽媽的要求,循著路來到了媽媽說的草坪,她伏下了身子,決定以地毯式的方向搜索。正當她找得忙碌時,聽見了來自灌木叢那邊的聲音。咦?這聲音好像許易寧啊!她不太敢確定,把頭稍微地抬起來一點,看清了人,確實是許易寧,旁邊還有珍珍。

  “易寧,你是不是嫌棄我是外地人啊,覺得我是外地人,所以你不喜歡我了是嗎?”她聽到珍珍的聲音,原來珍珍也不是本地人。

  “不是的,這些我都不在乎。我只是覺得我們不適合做男女朋友,而且我們本來也不是,之前我想解釋的,但你拒絕了,現在我覺得還是說清楚比較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誤會?你是擔心陳佳言誤會吧,你喜歡她,是嗎?”

  “是,我喜歡她,所以我擔心她誤會。”沒想到許易寧竟然是這樣想的,旁邊的她現在都嚇傻了。

  “我喜歡了你這么長時間,竟然還抵不過人家一兩個月來得快。”

  “對不起。”

  “算了,我可真傻,以后我們就當做不認識吧。”說完之后她就踮起腳尖輕輕地在許易寧的嘴唇上碰了一下,許易寧這次沒有反抗,我嚇得差點全趴在地上了。不一會兒聽到了珍珍離開的腳步聲。終于離開了,她的腳都麻了,不過怎么只有一人的腳步聲,許易寧的呢?

  “出來吧,腳不麻的嗎?”原來許易寧知道她在這。她扭扭捏捏地從草地上站起來,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我不是故意要偷看的,我是在這找東西。”她決定還是主動先認錯。

  “你看到到什么了?”他邪魅一笑。

  “就是……那個嘛。”她羞于說出口。

  “是這個嗎?”只見許易寧一下跨過那灌木叢,信誓旦旦地向她走來,一把將她緊緊地抱住,臉迅速靠近,把唇貼近了她的。

  那晚她回去把耳環交給了媽媽,她沒說的是,她不僅找到了耳環,還找到了自己的初戀。

  那之后她們一直在偷偷地交往著,沒有其他的人察覺,在那個十八歲的年紀,懵懵懂懂的愛情總是帶著異常的甜蜜,甚至有一絲興奮。

  就這樣持續到了高二結束,他們以為他們可以一直在一起,甚至大學也一塊上,那時的他們生性簡單,憧憬著屬于他們美好的未來,但現實就是這樣殘酷。

  陳佳言帶著往常的心情出發,去到那個指定地點看到了在那的許易寧,她異常高興,因為這是屬于她倆的小秘密。他們每周末都會在這遇,然后一起出去外面玩,今天也如此。她跑過去叫許易寧,才發現他今天有點不對勁。

  “怎么了?”她擔憂地問出口。

  “佳言,我……”許易寧欲言又止。

  “你說啊!有什么是不能說的。”

  “我要出國了。”

  “什么?”

  “我說我要出國了。我爸媽決定要出去國外工作一段時間,他們要帶上我一起去,我拒絕了,但他們不同意。”許易寧低著個頭,不敢看她的眼睛。

  “去多久?”

  “我不知道,可能一年,可能兩年,或許更久。”

  “那現在你是要留下我一個人在這,是嗎?不走,好不好?”她帶著一點哭腔問到。見許易寧滿含愧疚,表情痛苦的樣子,她知道,沒有挽回的余地了,不走是不可能的了,她死心了。

  “行,你走吧,我不逼你。”

  “佳言,我……”許易寧看上去十分地不舍。

  “沒事,沒有你在這我又不是不能活了,生活依舊要繼續的,不是嗎?我們,我們就算了吧。這樣太痛苦了,以后就斷了聯系吧,就當我們從來沒有認識過,這樣對誰都好。”她假裝鎮定。

  “不是,算了?怎么算了,難道之前我們經歷的種種都是假的?”許易寧不敢相信她說的話。

  “那不然呢?是真的又怎么樣,難道我們要繼續下去嗎?你什么時候能回來,你自己知道嗎?你敢肯定以后回來了你還會喜歡我嗎?不敢,對吧?因為以后的事情誰都說不準。還不如現在就斷干凈。”她第一次大聲地回答他的話,不再是之前那個做什么都柔柔弱弱的陳佳言。

  “你真狠心。你怎么知道我做不到?說到底你還是不相信我。”

  “沒錯,是我不相信你,行了吧?”許易寧聽完這話后,眼神凌厲,什么話都沒說就轉身走了,留下她一人站在原地,哭成個淚人。

  我們從佳言故事里的思緒走出來,才發現此刻的她也哭成了淚人。我輕輕地拍拍她的肩,跟她說:“其實你當時沒有必要把話說這么絕的,也許他真的能做到,到時候回來找你的。”佳言擦了下眼淚,開口說到“不是我不相信他,是我不相信我自己,我不夠好,不值得他這樣。你知道嗎,他走的時候我都沒有去送他一下,他一定恨死我了。所以才有今天我們見到時的打招呼,那樣的疏離。聽上去根本不像我們很熟的樣子吧?”

  我們看著她這個樣子,突然覺得很心疼,三人伸出雙手,把她緊緊地抱住。她繼續說到:“你們知道嗎,一開始我是決定報其他省的學校的,我爸媽也同意了。但就是在確定志愿的那一刻,我反悔了,我要留在W市,等著他回來,他一定會回來的,我相信。但現在他真的如我所想,回來了,我才發現,我們回不去了,他早已經不是那個可以跟我一起吃飯,一起坐公交車的人了。”

  “那你還喜歡她嗎?”韓敏看著她問到。

  “喜歡,很喜歡。”

  “那就行了,喜歡就去追,把他追回來,告訴他你還喜歡他。”看著我們一致同意的目光,她堅定地說“嗯。”

  不知不覺,佳言已經漸漸變得勇敢,不再是我們四個人當中話最少,讓人覺得是最沒有存在感的那個了。她也有自己的小心思,有自己的小情緒,有自己喜歡的人,她也渴望去愛。

  第二天,我主動去了吳謂訓練的道館,因為我得幫佳言拿到第一道情報。

  一進去到里面,我就被那些標志建筑給吸引了,不同于我們醫學院的嚴肅安靜,他們道館的環境是充滿青春斗志的,讓人一進去就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去到座位席的地方,我看到了吳謂他們的訓練,他做著那對于我看來是無比艱難的動作,訓練得一整個臉,脖子上都是汗水,可是他們所有人的表情都是快樂的,沒有痛苦,沒有抱怨,反而很享受這種感覺。那一刻,我終于明白無論是吳謂還是許易寧,為什么都對跆拳道這么著迷,全部都是因為——熱愛。

  有幾個正在旁邊訓練的同學看到了我,都笑著擠在一起談論,邊談論還邊看向我。有幾個大膽的同學向我跑來,笑著問我是不是找誰。當我說出吳謂的名字時,那幾個男生原本明亮的眼睛瞬間暗淡了下去,轉回去跟其他的幾個同學說了一句“得,又是一個來找吳謂的,整天來的不是找吳謂就是找許易寧什么時候才能來一個說是找我的呀。”旁邊的幾個同學安慰了他一下,就過去幫我喊人了。其中的一個非常熱心的學弟靠近告訴我,“學姐,我們叫是幫你去叫了,也把你的名字告訴他了,可你也得做好足夠的心理準備被拒絕不見,因為吳謂可是很不近女色的,之前有好多漂亮的學姐學妹來找他,都被他通通拒絕了。”

  “哦,是嗎?”我笑了笑,沒想到他還挺乖。不一會兒,吳謂帶著孩子般的笑容向我跑來,跟他剛剛訓練時那種成熟的樣子截然相反。

  “冉,你怎么來啦?”

  “我來接你放學啊,等一下帶你去吃飯,順便把你的好兄弟帶上。”

  “真的,請我吃飯?太好了,不過我們倆去就好了,為什么要帶上許易寧?這是什么新搭配?哎呀,不要打我啦!”我一下給他的頭上一個暴擊,假裝生氣地說:“好東西要一起分享,他不是你兄弟嘛,當然要一起啦!”

  “是倒是,不過為什么非要今天?你好不容易請我吃頓飯啊!”他實在想不通,嘟囔著個嘴。

  “說的好像我很小氣似的。”

  “本來就是。”他小聲頂嘴,但還是被我聽見了。

  “你說什么?我看你是許久不收拾你皮子癢了是吧?”說完我就準備去打他,他趕緊做好了防護措施,求饒著說“別,給我留點面子,這么多同學在這呢!我叫,我叫還不行嗎?不過我們下課還要一會兒,你等我們一下吧。”

  “那還不錯。行吧,我在這隨便看看等你們。”我笑著看他回去接著訓練,轉身看到了剛才勸我做好心理準備的那幾個同學,此刻他們正目瞪口呆地看著我,我回給了他們一個禮貌的微笑后,慢慢走開了。

  “學姐,謝謝你請我們吃飯,還請在這么好的餐廳,吃這么多好吃的,你可真大方。”許易寧看著眼前的這些菜笑著對我說。

  “有時候你看到的不過只是表面而已。”吳謂在旁邊對許易寧說,我給了他一個兇狠的眼光,嚇得他趕緊閉上了嘴。

  “沒什么的,你喜歡就好,快點吃啊!”我笑著回答,其實心里在滴血。要不是為了幫佳言搞定你,我才舍不得買這么多東西呢!這可是我打好久的工才賺得來的。算了,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遲早有一天你們會感激我的。我在心中做著心理平衡。

  “易寧學弟啊,我能不能問問關于你的一些私人問題啊?”看著他吃得正歡,我開口了,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我就不信你不說。

  “可以啊!”他回答。“你干嘛要問他,不問我啊?”吳謂搶著問。

  “你有什么好問的,我全都知道呢!”

  “是嗎?那你問他吧!”吳謂在一邊低著頭笑,滿臉的嬌羞樣。我嫌棄地看看他,轉回來問許易寧了。

  。“我想問問你有沒有女朋友,喜歡什么樣的女生。因為聽說你好像挺受歡迎的,就想問問看看,八卦一下。”

  “學姐,我沒有女朋友。我比較喜歡稍微文靜一點的,因為我已經足夠鬧騰了,如果再找一個話多的,那以后不得鬧得雞犬不寧嗎,遲早得分手。”他認真地回答著我的問題,沒有一點察覺。

  “這樣啊!行吧,那以后你要是有喜歡的人了,記得告訴我,我幫你追,一定要告訴我哦!”

  “你還有幫忙說媒這一才能,我怎么不知道?”旁邊的吳謂又開口了,我發現他今天異常地話多,總是冷不叮地冒出來一句話,仿佛在宣揚自己的存在感。

  “你閉嘴。”我一下把他懟回去。他猶如一個受傷的孩子,窩在一邊,之后我們的談話他再也沒有插嘴了。

  晚上許易寧走后,吳謂說要送我回公寓,一直在跟著我走。一路上,他都直視前方,走自己的,沒有跟我說話。我看看他這個樣子,哭笑不得,像哄小孩子一樣跟他說:“干嘛呢,不跟我講話了?我承認,今天我有點忽視你了,還莫名其妙地兇你,我給你道歉,好不好?”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他別開臉對我說到。

  “那你說是因為什么?”我停下來問他。

  “今天你一直問許易寧喜歡這樣那樣的,你是不是喜歡他?”他終于轉過來看著我,帶著點小兇的聲音問我。

  下載“陌上”手機客戶端,新用戶免費看3天,簽到獎勵陌上幣,每日都有喔!

  本章節通過手機發布,作者專區手機版 請下載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鍵 返回上一頁,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
閱讀設置
龙虎刷水不亏本金